台湾麻豆传媒有多少作品

Posted on Tagged

“呃,太皇太后何时如此八卦了?”

端翌不由地失笑,虽然只是清浅地一笑,如蜻蜓点水而过,但一向冰山脸不苟言笑的靖王爷竟然也会笑了,比天雷勾动地火更加惊心动魄。

端祥不由认真地、深深地看了端翌一眼,嘴角亦浮出一抹如春风化雨般的笑意道:

“二弟,你会笑了呢!”

“唔?是人都会笑的好不好?”

端翌被端祥道破,不由地摸了一下自已的脸颊。

莫非过去自已不会笑?

见端翌一脸不自觉,端祥不由失笑。

“还有啊,什么是‘八卦’?我发现二弟这趟回来,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言语。”

“大哥,呃……”

端翌一时语塞。

见端翌为难,端祥也不求深究,笑道:

可爱淘气小魔女十足灵气大眼清新纯美图片

“二弟,今晚大哥我心情甚好,不如咱们把酒言欢吧?顺便趁机和我说说那香囊主人的事情。”

端祥的神情看上去,有点促狭,有点欢喜,颇似自家小女人说的:一脸八卦。

端翌暗忖,然后担心地道:

“可是大哥你的手指新伤未愈……”

端翌有点担心地道。

“二弟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?一点也没有神武大将军的爽直利落。”

端祥埋怨道。

“呃,大哥既然这么说,小弟我也许久未与大哥饮酒尽欢了。”

端翌见大哥执意要喝酒,也催动了心内的豪气,便让下人准备下酒菜,然后自已则神神秘秘地到房内,拿出了两坛酒,放到下人在庭院中摆好的长条矮几上。

“二弟,这是什么酒?包装如此朴实无华?但是我知道,二弟出手的酒,必是好酒!”

端祥充满了期待。

看着眼前朴拙、黝黑的酒坛,他相信端翌珍而重之藏在他自已知道地方的酒,肯定不是凡品。

端翌见到大哥期待的眼神,内心不禁一阵自得。

他家小女人酿的酒,天下还没有人说不好的。

嗯,当然,他自已的肯定尤为重要。

他尝遍天下美酒,的确体会到琥珀光醉人的魅力,远超于其它凡品酒种给他带来的震撼。

“大哥,此酒名为琥珀光。你且试试。”

下酒菜已经端了上来,庭院的凉庭中,晚风习习,但是对于端祥和端翌来说,雪景中饮酒,别有一番滋味。

下人们在凉亭四周,支起了数个炭炉,为这里增添暖意。

听到酒名,端祥便知道此酒大有来头,果然,端翌从酒坛中将酒倒入白瓷酒碗中,琥珀色的酒液溢满杯中,给端祥首先带来了视觉上的震撼。

“二弟,此酒从色泽上来说,真不负酒名,我且试试滋味如何。”

言罢,端祥举杯一饮而下。

醇厚的酒液入喉,令端祥感觉如一条滚烫的火龙,从胃袋向上烧灼,并且还缓慢且坚定地向全身推进。

“好酒,好力道。”

诗酒琴棋,是端祥的至爱,如今有好酒如斯,若不是手指才受伤,他少不得又要抚琴一曲。

端翌知道他的嗜好,微微一笑,便令人找来府内擅长弹琴的侍女,在凉亭外抚起古琴来。

悠扬的古琴曲,伴着美酒,让端祥欲罢不能,又接连和端翌痛饮了几碗。

略带着一些酒意,端祥眼波并无掩饰,笑着问端翌道:

“二弟,太皇太后说,你有一个视若珍宝的香囊,看来,二弟此前出行,定有奇遇啊?”

“大哥,这是路上救的一名女子送我的。她手工朴拙,但是却是一片赤诚,我便收下了。”

端翌不愿详谈,夜萤的身份,现在还不宜暴露,虽然端祥是自小至亲的大哥,但是考虑到宫中种种,端翌还是愿夜萤能够尽量在他的庇护之下,多过一些田园散淡的生活。

他能看得出来,夜萤对目前自已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,短时间内亦不会想做过多的改变。

在他看来,柳村虽然荒僻,但是有了夜萤,却是这个世上最令他留恋不去的桃源。

如若有了外力的介入,桃源亦会变成修罗场。

端翌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场景发生。

“二弟,若是这名女子对你不重要,你是不会把香囊随身携带的,可以把香囊给我看看吗?”

端祥竟然进一步要求道。

这样的要求,对一向与世无争、云淡风轻的端祥来说,极为不寻常。

世人都说三位皇叔,靖王端翌性格暴烈,为人耿直明快,同时也是北疆战场上人见人怕的神武大将军,为国戍边,立下赫赫战功;康王端瑞性格莫测,阴晴不定,生性风流不羁,虽无大功,但亦无大过;卓王端瑞,生性懦雅,嗜好抚琴阅卷,淡泊名利,是当今有名的闲散王爷……

这三位皇叔,性格鲜明,而且一贯如是。

端翌感觉惊奇,倒也合情合理,端祥不禁嘴角微微上扬,眉角一挑,笑道:

“二弟,你可知,大家为了你能早日娶个女子进门,可是暗地里操碎了心。”

哈,原来如此,端翌不由一阵失笑,道:

“大哥,原来你和别人一样,想我是有,呃,那种癖好?错了,我只是未遇到心仪的女子罢了。”

“哦?所以我更好奇送你香囊的是谁了。我想,不论那女子身份地位如何,只要你钟意的,太皇太后肯定无不应允。”

当然,迎娶那女子进门没有问题,只是份位,也肯定不能簪远了。这句话,端祥没有说出口,但端翌心知肚明。

“嗯,后面再说吧。现在我还不想这件事。”

端翌随口敷衍。

其实,那种浸泡在蜜罐中的感觉,让端翌很想将夜萤的事尽诉与端祥听。但是长年的审慎,还是让端翌最终痛苦地守着这个秘密。

但是他最终却不过端祥的好奇,终是把香囊解下来,让端祥仔细打量。

“嗯,看出来是用了心的,虽然手工真的不咋样,但是一针一线,都是情意。前面这段,缝得歪歪扭扭,但是到了后面这段,就颇为细致紧密。可见其人用心之深,同时也是心灵手巧之人。”

端祥一番打量后,竟然琢磨出这样的评价,可比太皇太后细致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