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陆滢心

Posted on Tagged

回到灵山寺后,多元住持雷厉风行,与寺内众人商议如何除掉王欢。

如今的王欢已经成了灵山天尊的心腹大患。

如今才五重天修为,所表现出的潜力已经比曾为准天尊的见性要高出太多了,若是任由其增长下去,将来天尊之位,必有王欢一个位置。

这也是灵山天尊欲除之而后快的原因。

灵山天尊曾有云,以如今王欢的声望,不可以直接动手杀之,以免落人口实,需要借刀杀人,而借谁的刀,这值得考虑。

若是借的刀不够锋利,白白去送死,可是好的刀又难以借到。

“住持,属下有一计。”

这时一个狮头男子站出来。

多元道:“狮王但说无妨。”

狮头修士说道:“我们可以悬赏,但凡是杀掉王欢者,可得天尊一应许,只要这个消息一经传出,杀王欢的人必定趋之若鹜。”

“不妥。”

多元听了之后,立刻摇了摇头。

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

“师尊曾说,此事不可将他牵连进来,而且师尊也不会同意的方法。”

狮王笑道:“住持,这只是迷惑之计,我们不会当面承认,这就只是个谣言,让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前去。而且,我们也不指望这些人能杀掉王欢,杀人者,另有他人。”

众人皱起眉头,既然不指望这些人,那又何必多此一举?

狮王笑道:“如今年轻一代中,谁最德高望重?”

“若是这位德高望重之辈,死在了王欢手里,仙域便有足够理向下界出手,就是天尊出手也未尝不可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脸色大变。

天尊杀王欢的确轻而易举,可是却缺少出手的机会,缺少一个大义,正如狮王所言一样,若是一个重要的人物死在王欢手中,天尊们便有理由插手其中,其他人也不会借机找天尊的麻烦。

多元目光闪烁精光,年轻一辈之中,名望最高的只有一人。

大日星君!

此人乃是洪荒时代第一纨绔,父亲曾为天帝,后来陨落在洪荒大劫中,但是大日星君却火的好好的。

大日星君虽然是天帝之后,如今早没了当日的风光,可是他依靠祖上阴德,就是当代天尊对他都颇为客气。

偏偏大日星君太纨绔了,不思修炼,从洪荒时代到现在也不过封王修士的实力,给曾经的天帝脸上蒙羞。

多元住持心里恍然大悟,怪不得师尊召见他之时,曾说起来了大日天尊。

原来师尊所指的大日,并非大日天尊,而是大日星君,是自己没有领悟师尊的意思,还好有狮王提醒。

师尊早就想到了大日星君了,一旦王欢杀了大日星君,师尊便可亲自出手。

大日星君哪怕再纨绔,但他终究是天帝仅存的血脉,若他死在王欢手中,这天下还能容得下王欢吗?

师尊早就想到这点了!

是自己一直没有领悟到师尊的话里面的意思,他还往大日天尊的身上去想,真是愚蠢,怪不得师尊对他越来越不满了。

幸亏这次有狮王提醒,否则就坏了师尊的大事,他这个灵山寺住持也干不下去了。

多元住持含笑点头,说道:“狮王所言,与我不谋而合。”

“只是该如何让大日星君下界?”

狮王笑道:“大日星君身性顽劣,只需要稍加引导,他下界游玩并非难事,而以他乖张的性格,迟早会在下界闯下大祸,到那个时候王欢岂能留他?”

“妙,妙计!”

众人抚掌称赞,这个计谋听上去简单,可是在场的人却无不鼓掌。

当年巫妖大战不是一样的套路吗?

就是当年有修士蛊惑十位皇子下界游玩,闯下大祸,杀了无数巫族之人,巫族一怒之下斩了九位皇子,只剩下了大日星君一人逃回仙域,巫妖大战由此开始。

如今狮王不过是重复使用当年的计谋罢了。

这个计谋听上去简单,可是极为奏效。

多元笑道:“听说了大日星君,自从九位兄长死在下界后,就再也没有去过下界,想比他对下界很向往,却又不敢去,这事只需要我们在后面推波助澜,便可成了。”

多元住持掐指一算,忽然笑道:“下月便是大日星君的十万年寿辰,正好是我等机会。”

狮王道:“我会备上厚礼,前去祝贺。”

多元摇了摇头,这件事是他改变自己在师尊心目中地位的机会,怎么会交由旁人去办,他微笑道:

“此事由我亲自前去,以大日星君好大喜功的性格,由

我去的话,他定会心花怒放。”

狮王称是。

仙域也不太平,虽然劫窟的威胁已除去,但是隐世种族与仙域本土实力还在暗涌起伏,争夺修炼资源。

虽然百族大战已经重新分化了不少地盘,可是明争暗斗依然在进行。

而关于某位天尊要杀王欢许诺好处的事也在仙域内逐渐传开,此消息一出,给那些在争夺仙域资源处于弱势的势力一道明光。

若能杀了王欢,便可以从请天尊降下法旨,给族群势力争取更多的好处,这可是有利益与族群千秋万代的事。

杀王欢虽然有风险,可是与人争夺修炼资源,风险也不小。

左右都是有风险的事,为什么选择收益更大的一种,杀掉王欢之后,再向天尊请命,一旦天尊开口,谁还能从他们手中把修炼资源抢走。

这消息不经走飞,各大势力都在暗中谋划下界。

王欢也没有闲着,杀了金妙英后,他就一直关注仙域的动向,防止灵山寺的报复,不过等了好几天,灵山寺没有什么动作,反倒是一些仙域其他势力蠢蠢欲动。

“这些人都不要命了么?先不说这些消息是真是假,脑子一热就下界想刺杀盟主,也不掂量自己的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太平盟的修士们冷笑不已。

王盟主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,这样的刺杀对王欢而言,根本没有任何威胁。

王欢本人也一阵冷笑:“灵山寺的手段未免也太下作了,想用这种手段给金妙英报仇,真是太小看我王欢了。”

“盟主,让我带人前去泰山之巅,那些仙域之人下来一个,我就宰一个,看他们还敢不敢来。”

“没错,这些人吃饱撑了,老虎不发威,把我们太平盟当病猫吗?”

“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好让他们有来无回!”

太平盟的弟子们纷纷主动请缨,别人惧怕仙域,可是太平盟的修士心里从未这样想过,他们从最初就被灌输了一个平等的念想,生而为人,没有什么三六九等。

王欢道:“不必去阻拦。”

“他们来,那就让他们来,我倒是要看看这灵山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了。”

王欢的眼角露出一抹冷意说道。